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5.69萬億 收支缺口趨于縮小

時間:2019-09-23 23:08來源:游窩網網址 作者:豐都縣

記者在成都家政一條街——過街樓街采訪了解到,全國收費現在一些大學學歷的“金牌”月嫂比較火。“這類‘金牌’月嫂分好幾個檔位,全國收費最低的月薪1.2萬元,最高可達3萬多元。最少要購買3個月服務,請這類月嫂差不多10萬元。”一位家政公司工作人員說。

在股市中,債務余額通常把流通盤也稱為籌碼,債務余額因為一旦莊家買去后,就有了和市場談價格的“籌碼”。無論個股的流通盤有多少,一般來說,這里面有20%的籌碼是很難出售的,可能持有者是看好中國經濟10-20年后的發展,也可能是被上市公司大股東長期鎖死,甚至是被購買者遺忘或購買者身亡后卻無人知道其持有這些股票。此外,最活躍的浮動籌碼往往占據了總籌碼的30%左右,而堅持中長線交易的籌碼估計也有50%。若再細分這50%的中長線籌碼,則大約有20%的籌碼屬于長線投資者持有,不到公司出現基本面惡化的狀況就不會拋售,剩余20%的籌碼則在股票大幅上漲時就會接連賣出,另外10%的籌碼則在股票持續下跌時就會陸續賣出。可見69萬億如果莊家通過拉升和打壓股價的手段能收集到30%的浮動籌碼69萬億那么幾乎就可以同時收集到20%左右的中線籌碼,莊家擁有這50%的籌碼再加上長期不會出售的20%的“死”籌碼,就等于控制了個股70%的籌碼;如果再算上20%左右的外部長線籌碼,則市場浮動籌碼只有10%左右,即使莊家將個股拉至100%的漲幅,也不會遭遇到太大的阻力,因為那10%的浮動籌碼總是在短線客之間流轉。可見,只要莊家控制了個股流通盤的30%籌碼,便可以基本上控制住股價的走勢;如果控盤比例能提高到50%,則已經是高度控盤了,莊家可以輕松地操縱股價走勢。

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5.69萬億 收支缺口趨于縮小

《證券法》曾規定,收支缺口持股超過上市公司所發行股份5%的投資者,收支缺口在6個月內不得隨意賣出,否則買賣收益歸上市公司所有;而往往持股數量達到上市公司所發行股份2%的投資者,就會進入十大流通股東的披露行列,引起公眾的注意。于是在過去,莊家就會大量借用他人身份證來辦理股東代碼卡并進行關聯交易。比如,張榮坤在坐莊海欣股份的時候,即通過同創公司、沸點投資、新天財務、工業新創、高速廣告、茂祥投資、兩江實業、祥恒貿易、興廣實業、廣泰電子、蘇新發展等公司,在83個證券公司營業部開設了135個資金賬戶,下掛13843個賬戶進行操作。但是自2007年以后,于縮證券登記結算公司不僅要求投資者開設股東代碼卡時提供身份證,于縮而且需要與之對應的銀行卡來完成資金的出入手續(沒有辦理該手續的老賬戶全部被清理掉了),這就意味著用戶隨時可以憑身份證到銀行辦理掛失補卡或修改密碼的手續,使資金真正的主人無法取得卡內的現金;即使用戶不辦理掛失補卡或修改密碼的手續,他人也無法在銀行以此卡辦理大筆的存、取款業務。這無疑使莊家能管理的賬戶數量大大減少,僅僅局限在少數的幾個人之中。因此,現在的莊家即使能逃過5%的持股限制,也往往難以避免進入十大流通股東的披露行列。一般來說,全國收費如果莊家的坐莊水平高且資金為自有資金,全國收費那么其利潤率可以提高到40%以上;如果莊家的坐莊水平低,同時市場環境差,那么莊家的利潤率往往連20%都保不住,還要承擔被證監會查處、無法順利出局、個股基本面惡化等諸多風險。

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5.69萬億 收支缺口趨于縮小

莊家在進場的時候,債務余額所有的消息都被嚴格封鎖,債務余額通常只有老板和操盤手知道,甚至他們的家人都不會知道。但是在莊股即將出貨的前期,將大量的消息散發出去卻成為了莊家的一項重要工作。因為中國的股市還脫離不了政策市和消息市的影子,大量的投資者還在到處打聽小道消息,并以此作為自己買賣股票的決策依據。莊家在發布消息時往往很講究,懂得在什么時間、什么價位、什么場合、對什么人發布什么消息,并能預知消息影響力的大小。通常而言69萬億莊家的消息發布有以下幾個時間上的層次69萬億先由老板和操盤手傳遞給親戚朋友及內部人員,他們往往會有一半的獲利空間;再傳遞給各方面的關系戶,如上級領導、重要客戶等,他們也會有一部分的獲利空間;再傳遞給關系大戶和股評人士,使其也能獲得一點甜頭,以鞏固繼續合作的關系;最后通過上述群體及媒體傳遞給社會公眾,等他們進場的時候,往往就到了莊股開始做最后沖刺的階段,莊家出貨的承接任務就由他們來完成。所以,如果交易者無意間得到這些莊股的消息,最好要先分清楚消息的來源渠道,審視這些消息的真實性、實效性及價值大小。

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5.69萬億 收支缺口趨于縮小

建倉資金是莊家在股價處于低位區間用來購買股票所花費的資金,收支缺口它一般是莊家的自有資金。在建倉階段(通常也包括試盤和整理的過程),收支缺口建倉資金將全部轉換為股票,也只有在莊家有了足夠多的低價股票之后,才容易以此為籌碼從外部籌集到更多的運作資金。一般來說,建倉的時間要以莊家的控盤程度而定,控盤程度深的建倉時間往往比較長,反之則較短,但還要看市場持股者的穩定程度;而控盤程度又與建倉資金息息相關,控盤程度越深所需的建倉資金就越多,反之則較少。

拉抬資金是莊家在推高股價的過程中所花費的資金。當莊家在個股中擁有了大部分流通股票之后,于縮是可以計算出拉抬資金的。拉抬資金所承接的股票就是那些少量的外部流動籌碼,于縮因此拉抬資金的數額一般不會特別大。莊家在拉抬股價的時候往往是需要環境配合的,但拉抬時間一般短于建倉時間,甚至只有幾天到十幾天。從資金的性質來說,拉抬資金可以是莊家的自有資金也可以是拆借而來的資金,常常在資金與股票這兩種形態里轉變,以高拋低吸的方式拉升股價。在此次論壇上,全國收費學者吳冠軍圍繞“代表”這一代議制核心元素展開了批判性的分析,全國收費而刺激他對此展開分析的主要是2016年的三大政治事件:英國脫歐公投、土耳其政變和美國總統大選。從這三大事件出發,吳冠軍對“代表”的核心判斷是三重“靠不住”。

眾所周知,債務余額區別于雅典的直接民主,債務余額在代議制民主中,民眾不能直接投票決定政府政策,只能在一組候選人里選代理人或代表來參與決策。然而問題在于,代理人手中掌握的權力并非作為最高權力的主權,他本身不是主權者,因為主權只能屬于人民。而另一方面,民眾又需要代理人為各項政治決策作出決斷。就英國脫歐這一議題而言69萬億一般英國民眾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才能投出真正負責人的一票69萬億他們得查閱各種資料,了解利弊,因此普通英國民眾就需要作為代理人的卡梅倫和他的團隊來幫助自己做出更專業的、深思熟慮的決斷。而這也是代議民主的一大優點,就是可以防止隨隨便便乃至不負責任直接投票的烏合之眾成為最終的政治決斷者。

但是,收支缺口從英國脫歐的公投來看,收支缺口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本應該作出決斷,并為這一決斷的后果擔負責任。然而,在這個需要確認權力和責任的時刻,卡梅倫選擇了全民公投,也就是讓代議制民主退回到直接民主。換句話說,他把代理人要做出的政治決定轉化成了作為主權者的人民的決斷。在吳冠軍看來,于縮這是卡梅倫作為代表的靠不住,于縮他是在規避自己的責任,因為一旦公投,票是所有人投的,也就意味著沒有人需要為此決定的后果負責。吳冠軍發現,這種動輒訴諸公投的做法在最近這些年變成一種非常頻繁的操作。然而,動輒公投的風險在于:一旦繞過代議,直接訴諸公投的話,就再無轉圜之地。因此就出現了頗具諷刺意味的一幕,當特蕾莎·梅接替卡梅倫之后,公投前主張留歐的她卻不得不采取一切措施來堅決貫徹這一由人民作出的至高決斷。

相關內容
新疆十一选五18